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 > 内容正文

4亿“买”3千幅字画,担保资金疑流向空壳公司,“妖股”豫金刚石的钱去哪了?

时间:2020-11-27 来源:贝壳财经 阅读:

4亿“买”3千幅字画,担保资金疑流向空壳公司,“妖股”豫金刚石的钱去哪了?

上市公司豫金刚石“妖气”不减。

这家地处河南,主营金刚石生产的企业,今年在资本市场上博足了眼球。因股价大涨成为“妖股”,又迟迟不回复问询函被深交所喊话。8月下旬至10月中下旬,豫金刚石股价从2.31元/股上涨至最高8.67元/股,在监管发声后,又快速回落至11月16日的3.22元/股。近期,豫金刚石股价再度狂飙,7个交易日内从3.22元/股上涨至11月26日收盘的5.01元/股,累计涨幅55%。
股价“过山车”式行情背后,豫金刚石多位股东高比例质押风险压顶,公司控股股东河南华晶和实控人郭留希处于质押和冻结状态的持股均近100%。 
河南华晶、郭留希仿佛与上市公司结成了“命运共同体”,控股股东和实控人的资金紧张“传染”至豫金刚石。去年10月,豫金刚石将剩余的9.99亿元募集资金变更用途为补充流动资金,尽管如此,仍未能摆脱资金链紧张的命运。
围绕着豫金刚石的层层迷雾集中于资金问题。今年年初,豫金刚石业绩“大变脸”,从预盈大幅下调至巨亏50亿元,众多违规担保、大额资金流出等事项,让豫金刚石截至2020年10月下旬在手可动用货币资金余额仅为134万元。
“妖股”豫金刚石的钱去哪儿了?截至11月18日,豫金刚石及其控股子公司作为被告涉及的诉讼案件共64项,案件金额约48.12亿元。在这些案件中,实控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及其相关方频繁作为担保方、被担保方或资金实际流向方现身。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近日实地走访发现,部分被担保方或资金最终流向方疑为空壳公司,而部分则与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及实控人存在交集。与此同时,豫金刚石还存在数笔大额资金“有去无回”的交易。
针对此次走访调查发现的问题,记者将采访提纲发至豫金刚石邮箱并与公司证券部电话确认,截至发稿,公司方面暂未回复。
多笔担保资金最终流向
疑为空壳公司
“中南钻石、黄河旋风、豫金刚石这三家是国内最大的金刚石企业,算上商丘柘城县等地,整个河南的金刚石占国内行业九成以上。”李东(化名)告诉贝壳财经,他从事这一行业已有10年左右的时间。
豫金刚石于2010年3月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交易,公司主要产品包括人造金刚石单晶、培育钻石饰品、微米钻石线、超硬磨具(砂轮)等产品。
妖股,是外界对豫金刚石的认知。不仅是李东,在郑州,记者接触到的豫金刚石员工、合作伙伴、业内人士等,对于上市公司近期的第一印象几乎都是“有事,不过股价涨了很多”。
在股价“成妖”背后,豫金刚石的资金流向存疑,通过探访和调查,贝壳财经发现,部分被担保方或资金最终流向方疑为空壳公司。
郑州鸿展超硬材料有限公司(简称“郑州鸿展”)为豫金刚石2019年第一大供应商,4.1亿元的采购金额占年度总额43.26%。然而,在一笔上市公司涉及的担保事项中,控股股东原子公司借来的资金却最终流向了郑州鸿展。
公告记录了这样的事实:2018年9月,苏豫有色金属贸易有限公司向河南华晶原子公司加速器公司出借5300万元,担保方包括豫金刚石、控股股东河南华晶和郭留希,最终加速器公司未如约在2019年1月还款付息。豫金刚石的关注函回复中显示“案件资金实际流向为郑州鸿展。”
此外,郑州鸿展于2018年9月借款3400万元,豫金刚石和郭留希为其做担保,郑州鸿展最终未能在2019年3月到期后还款付息。
郑州鸿展是一家怎样的公司?
循着郑州鸿展注册地址“郑州商务内环路3号南1单元18层1804号”,贝壳财经最终找到的是一栋居民楼,连续两个工作日,1804号房间均无人应答。在一位负责该小区派送的快递员记忆中,1804至少近几个月都没有送过件,“件特别少。” 
“没有这家公司,1804没有登记信息。”商务内环路3号物业公司表示。

4亿“买”3千幅字画,担保资金疑流向空壳公司,“妖股”豫金刚石的钱去哪了?

注:图片为郑州鸿展注册地大楼及所在单元。

关于这一情况,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豫金刚石证券部,对方表示:“客户、供应商有专门的人管理,不属于信息披露事项。办公地址好像是在东区那边,有没有办公不清楚。”至于郑州鸿展与上市公司是否存在关联关系,其表示:“根据我们关联方确认函的文件是没有的。”
在另一起担保诉讼案件中,豫金刚石和郭留希为郑州隆顺达超硬材料有限公司(简称“隆顺达超硬”)借款担保。资料显示,隆顺达于2018年9月借款600万元,到期日2019年3月24日后,隆顺达未足额还款付息。
企查查显示,隆顺达超硬成立于2016年7月,注册地址为“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冬青街55号C5-8栋”。
贝壳财经记者发现,该注册地址为豫金刚石控股股东河南华晶的办公场所之一,对于隆顺达超硬,大楼内员工称“没有听说”。

4亿“买”3千幅字画,担保资金疑流向空壳公司,“妖股”豫金刚石的钱去哪了?

注:左图为冬青街55号C5-8栋,右图为C5组团各栋楼的指示牌

相似的情形不止前述两例。郑州木之秀商贸有限公司(简称“木之秀商贸”)于2017年11月向河南农投金控借入2亿元,豫金刚石和郭留希为其做担保,木之秀商贸在借款到期后未能如约还款付息。关注函回复显示,该笔资金实际流向并非木之秀商贸,而是上市公司控股股东河南华晶和一家名为世纪天缘的公司。 
寻找“世纪天缘”依然无果。无论是在世纪天缘注册地址和手机地图地址,贝壳财经都没有找到名为“世纪天缘”的公司。某世纪天缘前员工对记者表示:“我辞职有两年多了,公司还欠我工资,原来的办公地址不在了,找不到了。我最近一次是一年前找他们,也没找着,钱要不回来了。”

4亿“买”3千幅字画,担保资金疑流向空壳公司,“妖股”豫金刚石的钱去哪了?

注:左图为世纪天缘于地图上显示的地址,右图为注册地址。

超4亿预付款被3000多幅字画抵账
鉴定委员会:“他们只拿了不到几十幅来鉴定”
多笔“有去无回”的大额资金交易,让豫金刚石雪上加霜。
其中引人关注的一笔,是超4亿预付款被3000多幅字画抵账。今年9月16日,审计机构在年报问询函回复中表示,本期豫金刚石预付账款抵账4.37亿元,其中字画3173件4.19亿元,河南省书画鉴定委员会对其中12件美术作品进行了鉴定,豫金刚石未对字画作品进行价值评估。
逾4亿元采购款,换来的不是生产原材料,而是一批字画?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这批字画,豫金刚石以“鉴定成本高”为由,并未全部进行鉴定,最终河南省书画鉴定委员会对12件美术作品进行了鉴定。
这也引起了审计机构的质疑,“抵账字画的变现能力存在不确定性,抵账交易的商业合理性存在疑虑”,而豫金刚石则表示,经专家鉴定随机抽样的字画均为真迹,且相关书画家作品均可在相关网站上查询到成交价格,公司判定该部分存货不存在减值迹象。
3173件字画价值4.19亿元,平均每件约13万元。随机抽样的12件美术作品为真,能否代表3173件美术作品均为真?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近日致电河南省书画鉴定委员会,其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我们隶属于省书画收藏协会,我们主要为协会会员服务,如果社会性质的需求,我们也可以接受,鉴定一幅作品原则是3000元一张,如果价值特别高的话,就按价值的千分之五来收费。”
“我们出报告肯定是一点含糊没有,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该负责人表示,“我们是给豫金刚石的字画做过鉴定,我记得他们没有拿来三千多幅画,只是提供过来几十幅不到。”
“他们拿过来的字画也有不好的,不好的就没有给他们鉴定,也没有给他们出报告,出报告的都是好的,我们的报告都是实实在在的。”该负责人称,“不好的作品指什么?例如有些没有落款,有些画得很差,就没有给他们出鉴定了,属于有瑕疵的书画。”

4亿“买”3千幅字画,担保资金疑流向空壳公司,“妖股”豫金刚石的钱去哪了?

注:河南省书画鉴定委员会所在大楼,为河南省书画院旧址。

至于是哪些供应商用字画抵账,豫金刚石并未披露。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豫金刚石证券部,对方表示:“有相关的明细,可能涉及的单位比较多。”
逾2亿购房款计提坏账
所在地块大楼却已接近完工
豫金刚石还在买房一事上“交了学费”,其向控股股东原子公司买房,预付巨额购房款,最终却“有去无回”,2.23亿元目前已全额计提坏账。
时间回拨到2018年11月27日,豫金刚石签订合同购买郑州高新科技企业加速器产业园B栋研发生产大楼,全额预付购房款。因B栋研发生产大楼不能按期开工,2019年6月17日变更购买产业园D1组团、D5组团。
但D1组团、D5组团随后也出现了问题。根据豫金刚石公告,截至2019年12月31日,D1组团、D5组团已停建,所属土地被法院查封,短期内尚无法开建,经多方了解,加速器公司涉诉事项较多,已无可执行财产。“鉴于其目前情况,如期交付合同约定房产可能性极小,出于谨慎性考虑全额计提坏账。”
然而,贝壳财经近日的走访所见已与上述公告情况不同:D1组团和D5组团主体均已在去年建好,并于今年开始装修,目前,D1组团已基本完成,D5组团装修从今年8月开始,也已接近完成。

4亿“买”3千幅字画,担保资金疑流向空壳公司,“妖股”豫金刚石的钱去哪了?

注:图为加速器产业园布局图。

那么,豫金刚石的购房款去哪儿了?
对于豫金刚石此前购买的D1、D5组团,加速器产业园建筑方河南林川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简称“林川建筑”)相关人士指了指近处的D5和远处D1说:“D5主体去年就建好了,今年5、6月份和加速器公司谈好用楼抵债,等雨停了,D5马上就能装修好,那边是D1,是今年装修好的。”
郑州高新科技企业加速器产业园源于2013年1月,由郑州高新区管委会、加速器公司和北京软件出口中心共同开发,其中,加速器公司利用自有土地317亩,投资15亿元实施项目建设,总建筑面积23万平方米。
值得注意的是,加速器公司在2016年7月以前是豫金刚石控股股东河南华晶的全资子公司,河南华晶后来将其转让给共青城千迪投资管理合伙企业 (有限合伙)。
在脱离河南华晶后,加速器公司与河南华晶等相关方之间仍不断有新的担保事项发生。除前述涉及郑州鸿展的担保事项外,豫金刚石关注函回复显示,加速器公司作为担保方或借款方所涉及的相关资金,还实际流向了豫金刚石原子公司豫星微钻、豫金刚石及其控股股东河南华晶等。
记者11月中旬走访加速器公司办公场所,发现已无办公人员,随后记者联系加速器公司相关人员,对方表示:“我们已经没有办公了,在产业园买楼要签三方协议,和加速器还有建筑方签约。”

4亿“买”3千幅字画,担保资金疑流向空壳公司,“妖股”豫金刚石的钱去哪了?

 

注:加速器公司办公地址,已无人办公。
“主要是我们给豫金刚石大股东担保了,D区这些地都是被查封了,现在买是有风险的,房产证可能会延期,需要等地解封。地是加速器的,所有在建建筑是施工方垫资来建的,买楼款是打给建筑方的,我们相当于以楼抵债。”上述人士表示,“我们跟豫金刚石大股东有担保的问题,大股东亏损,导致债务无法偿还,我们作为担保人,就一起被银行查封。大股东资金出问题,还不上钱了。”
上述林川建筑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楼是我们出钱盖起来的。加速器现在基本没人了,他们加速器欠我们钱太多,业主基本都找我们谈,相当于用这个来抵债。”

4亿“买”3千幅字画,担保资金疑流向空壳公司,“妖股”豫金刚石的钱去哪了?

注:左图为D5施工现场,右图为施工现场大门。

5亿出售子公司后将钱转回“买方”
办公大楼和厂房1年后被出租
疑点重重的,还有豫金刚石的一个子公司出售交易。
华晶精密制造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华晶精密”)原为豫金刚石控股子公司,2018年10月5日,豫金刚石作价5亿元将华晶精密转让给宁波梅山保税港区金傲逸晨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金傲逸晨”)和冯磊。
然而,在2019年9月足额收到5亿元转让款后,豫金刚石又根据金傲逸晨要求,将资金支付给其他方,至今该笔资金无法收回,豫金刚石最终根据华晶精密净资产评估报告计提坏账准备约3.95亿元。
对于这笔交易,豫金刚石审计机构的意见为“无法取得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以判断交易的商业合理性”。而豫金刚石则表示,签署协议后,华晶精密经营情况恶化,金傲逸晨意欲撕毁协议,公司经综合考虑标的资产质量、估值情况及交易的必要性,确保金傲逸晨继续履约,因此作出上述“支付其他方”的举动。
记者走访发现,华晶精密被转让仅1年后,公司位于郑州经开综合保税区的工厂和办公大楼已出租给其他公司。

4亿“买”3千幅字画,担保资金疑流向空壳公司,“妖股”豫金刚石的钱去哪了?

 

注:华晶精密办公大楼。
“我去年来的,当时已经在这个楼办公。华晶精密现在没有业务了,我们租他们的办公楼和工厂,他们也没有人在这里上班,只是偶尔会有人过来,都停了。”华晶精密办公大楼某公司办公室人员说。
登录华晶精密公司官方网站,点击后会自动跳转至“亚博体育”网站。华晶精密资产评估报告显示,公司近两年分别亏损5323万元和8909万元。
尽管已被转让,华晶精密仍有新增与上市公司等相关方的担保事项。2019年7月18日,渤海银行给豫金刚石提供不超过9296万元的流动资金贷款额度,华晶精密和郭留希提供担保,豫金刚石最终未按约定支付贷款本金,渤海银行向法院提起诉讼。
此外,深交所曾询问豫金刚石“转让华晶精密的交易相关方与公司、公司实际控制人是否存在关联关系”,对此,豫金刚石今年9月16日回复称“不存在”。贝壳财经注意到,一笔担保交易显示出冯磊或与郭留希在华晶精密交易前已有交集。
2017年10月,郑州市晨熙家食品有限公司(简称“晨熙家食品”)向郑州经久商贸有限公司借款8900万元,豫金刚石和郭留希为这笔借款做了担保,晨熙家到期后并未足额还款付息。当时,晨熙家实控人正是冯磊。
而在交易华晶精密后,郭留希和冯磊仍在担保事项上有新的合作。2019年4月,豫金刚石和郭留希为郑州益之润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简称“益之润”)借款1500万元担保。
企查查显示,益之润成立于2016年2月,控股股东为郑州市晨熙家食品有限公司(简称“晨熙家食品”),冯磊在2019年11月以前为晨熙家食品实控人。
益之润注册地址为“郑州市金水区郑花路59号21世纪社区5号楼西5单元1层西户”,贝壳财经实地调查发现,21世纪社区共有五个小区,其中三个小区都不存在“5号楼西5单元”,另外两个小区虽有“5号楼西5单元”,却仍无法找到名为“益之润”的公司,一户为普通住户,称“这里没有注册公司”;另一户敲门无人答应,只能听到狗叫声。
公司现状:生产正常
去年第一大客户已停止拿货,转向竞争对手
“上市公司大股东出问题比较多,大股东把股权抵押出去,这很正常,扛得住没问题,现在生产都是正常的,即便出问题,换大股东,企业生产还在这里。”豫金刚石某分厂财务总监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大股东咋回事?看公告。不管怎么换,技术生产都在这里。”

4亿“买”3千幅字画,担保资金疑流向空壳公司,“妖股”豫金刚石的钱去哪了?

注:左图为豫金刚石位于加速器产业园内的办公楼;右图为豫金刚石位于荥阳的工厂。

“产品可以”是不少业内人士对豫金刚石的评价。不过,在今年,公司2019年第一大客户河南晶拓国际钻石有限公司(简称“晶拓国际”)已停止和豫金刚石合作,改由中南钻石拿货。晶拓国际相关负责人给出的理由是“中南的货更好”。

4亿“买”3千幅字画,担保资金疑流向空壳公司,“妖股”豫金刚石的钱去哪了?

注:豫金刚石某分厂内所展示的珠宝。

“我们主要做钻石加工的,和豫金刚石签了3亿的供货合同,今年没有向他们拿货了,每个月要赔给他们600万元,他们的货没有中南那么好。”晶拓国际相关负责人表示。”
今年4月初,因补充对相关诉讼案件确认预计负债、对相关存货、固定资产等计提减值准备,豫金刚石将2019年年度业绩预计由盈利8040万元大幅下调至亏损45亿元至55亿元。最终,豫金刚石2019年全年亏损51.97亿元,上市9年以来连续盈利的纪录就此打破。今年前三季度,豫金刚石继续亏损4.81亿元。
公司还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于4月7日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对于公司的经营现状,豫金刚石证券部对记者表示:“公司目前正常运转,生产在持续,没有任何问题,诉讼事项会导致账户冻结,后续执行可能会影响资金周转,账户有一些资金确实被冻结了,公司完全可以用生产自身的流动来滚动生产。”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肖玮 刘晓阳 实习生 林梦雪

免责声明:该文仅代表投稿人/来源平台观点,责任自负,本网系信息发布平台。